?
鑫昇供應鏈官網!    

銀行如何處理無真實貿易背景下的票據貼現

點擊:1821 日期:2018-12-06

當前,市場經濟的快速發展促進了票據在經濟領域的大范圍流通,而在票據的流通過程中,有人把它作為支付手段,有人把它作為融資工具,還有的是為了從票據流通過程中牟利,更有通過票據進行惡意詐騙等犯罪行為發生。這些使用票據目的的復雜性,給商業銀行在票據貼現業務方面敲響了風險防范的警鐘。因此,為防范風險,商業銀行應堅持做到,在接受票據時要認真審查,確保票據的真實性;嚴格審查票據的記載事項的完整性、連續性;要切實做好票據的真實性驗證,認真落實查詢查復和實地查詢制度規定;對于票據基礎交易關系,要按照內外部規定進行盡可能細致的審查,防止因“重大過失”影響銀行票據權利的實現。

案情介紹:

原告:A銀行

被告:B銀行

2012年6月,B銀行簽發了一張金額為 600萬元的銀行承兌匯票,票據的出票人為某貿易公司,收款人為某銷售公司,后銷售公司將票據背書給了某物流公司,物流公司取得票據后,將票據背書給了某石化公司。然后石化公司向A銀行申請了票據貼現。票據到期后,B銀行拒絕付款,理由為:A銀行在審查貼現貿易背景時存在重大過失、票據流轉環節當事人未支付對價,故A銀行不享有票據權利。

后經公安機關立案查明,該銷售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某在持有票據期間,與物流公司的相關人員共同偽造了銷售公司的印章并進行了無實際貿易背景的背書;石化公司在向A銀行申請貼現時,其提供的增值稅發票復印件系在其他發票基礎上修改復印而成的。

2013年1月,A銀行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B銀行履行義務賠償損失。

法院審理及判決:

法院審理后認為,物流公司與石化公司之間存在的商品交易關系屬于票據基礎法律關系的范疇,根據票據的無因性,A銀行只需證明其所持匯票的必要記載事項齊全、取得手段合法、無重大過失即可。而在對基礎交易的審查上,A銀行只負形式審查義務,根據《商業匯票承兌、貼現與再貼現管理暫行辦法》第19條、《支付結算辦法》第93條的規定,A銀行僅應對發票和合同的復印件而不是原件進行審查,故A銀行不存在重大過失。根據《票據法》第14條的規定,票據上有偽造、變造簽章的,不影響票據上其他真實簽章的效力,因此A銀行不因李某等偽造票據簽章而喪失票據權利。故法院判決支持A銀行的訴訟請求。

案例評析

本案的核心問題涉及兩方面:一是銀行對貼現申請人的基礎貿易交易有何種程度的審查義務;二是票據上的偽造簽章是否影響貼現銀行的票據權利。

首先,票據的第一屬性是無因性。這就要求票據的基礎法律關系與票據法律關系相分離,而這種分離使得在票據流轉的過程中,票據權利人對基礎法律關系的審查大大減輕。正因如此,人民銀行發布的兩個文件也沒有要求貼現銀行必須要審查基礎交易合同和發票的原件,而A銀行按照上述規章的要求審查發票的復印件,當然也不屬于“重大過失”。實際上,根據票據法理論,“重大過失”指的范圍是有限的,其主要包括:持票人取得票據未給付對價、票據時效消滅、持票人取得票據手段不合法、明知前手票據權利存在瑕疵仍接受票據轉讓等幾種情形。本案中,作為持票人的A銀行顯然不存在上述任意一種情形,故應依法享有票據權利。

其次,《票據法》第10條、第21條雖然規定了票據的轉讓一般應當具有真實的基礎交易關系和應給付對價兩個要件。但是,基于票據的無因性原理,此規定應解釋為提示性的管理規范而非強制性規范,且本案票據是已經背書轉讓給了A銀行的貼現票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4 條之規定,B銀行以《票據法》第10條、第21條的規定對抗“業經背書轉讓”的票據持有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同時,根據“票據上有偽造、變造的簽章的,不影響票據上其他真實簽章的效力”之規定,A銀行應依法享有票據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