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鑫昇供應鏈官網!    

票據“質押”背書對于票據質押效力影響的法律規定

點擊:1752 日期:2018-12-05

《擔保法》第76條、第78條、第79條根據不同的權利類型規定了不同的質押生效條件,其中票據、債券、倉單、提單、存款單等權利質押實行交付生效主義;股權、知識產權等權利質押實行登記生效主義。但是,對于票據這樣一種債權證券而言,對票據質押行為的調整,除了《擔保法》的規定而外,還應適用《票據法》的特別規定來確定其生效要件。票據質押同時是以票據權利這種特殊的權利為標的的質押,票據權利只能體現在票據這一特定的權利憑證之上。我國《票據法》第35條第 2款規定,匯票可以設定質押,質押時應當以背書記載“質押”字樣。于是產生了票據質押的生效要件的認定問題,也就是說,票據質押的生效要件是以交付為生效要件,還是以背書記載“質押”字樣為生效要件。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擔保法解釋》)第98條規定,以匯票、本票、支票出質的,出質人與質權人沒有背書記載“質押”字樣,以票據出質對抗善意第三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由此條規定來分析,是將“質押”背書作為票據質押的對抗要件而不是生效要件。而最高人民法院《票據司法解釋》第55條卻規定,依照《票據法》第35條第2款的規定,以匯票設定質押時,出質人在匯票上只記載了“質押”字樣未在票據上簽章的,或者出質人未在匯票粘單上記載“質押”字樣而另行簽訂質押合同、質押條款的,不構成票據質押。從后者規定來看,在票據上記載“質押”字樣是票據質押的生效要件而并不是對抗要件;未在票據上記載“質押”字樣或者僅記載“質押”字樣而未在票據上簽章的,均不能產生票據質押的效力,持票人不得行使票據質押權利。因此,關于《擔保法》與《票據法》的司法解釋對票據質押和生效條件作出了不同的規定,對司法實踐中正確處理因票據質押而產生的票據糾紛案件產生了實質性的影響。